理论研究

性骚扰的法律界定及法律保护(一)

2011/8/13 11:21:28 本站原创 佚名 【字体:

                                              目  录

摘要……………………………………………………………………………………………I
Abstract………………………………………………………………………………………II
前言…………………………………………………………………………………………III
一、女性主义概述……………………………………………………………………………1
   (一)女性主义的产生……………………………………………………………………1
   (二)女性权利的保护……………………………………………………………………2
二、“性骚扰”的相关理论……………………………………………………………………4
   (一)简述“性骚扰”概念的提出………………………………………………………4
   (二)“性骚扰”的法律界定……………………………………………………………5
   (三)“性骚扰”的本质…………………………………………………………………6
三、“性骚扰”国内外立法现状………………………………………………………………9
   (一)我国“性骚扰”制度………………………………………………………………9
    1、我国现有法律关于“性骚扰”的规定………………………………………………9
    2、我国对“性骚扰”规定的不足………………………………………………………9
   (二)美国“性骚扰”立法进程简介…………………………………………………10
四、对“性骚扰”法律规定的相关建议……………………………………………………12
   (一)女性对“性骚扰”的对应策略…………………………………………………12
   (二)对我国在法律中制定“性骚扰”规定的建议…………………………………12
结束语………………………………………………………………………………………15
参考文献……………………………………………………………………………………16
致谢…………………………………………………………………………………………17
 
 


 

 
性骚扰的法律界定及法律保护
 
    女性主义的诞生意味着妇女解放,女性的权利也相应的得到保障,无论是财产权利或是人身权利,都应受到法律的保护,其中性权利也属于女性人身权利。近年来,性骚扰在我国逐渐成了一个耳熟能详的概念;与性骚扰有关的诉讼案件也时有发生。但是 ,在处理这一类案件时 ,法院或有关机构常常面临法律依据不足的窘境。性骚扰的存在是一个不争的事实。然而什么叫“性骚扰”,怎样从法律技术上对之予以确认,并有效地予以制裁与惩罚,无论理论上还是实践中都是一个正在困扰着司法工作者、亟待解决的问题。
    本文从比较法的角度对性骚扰立法中的几个问题进行了探讨,重点分析了性骚扰的法律界定,在文章的最后,就我国性骚扰立法和司法中的一些问题提出了的建议。
 
    关键词女性主义;性权利;性骚扰;法律界定;性规范
 
 
The legal definition of sexual harassment and legal protection
 
The birth of feminism means that women's liberation, women's rights are protected accordingly, whether property rights or personal rights should be protected by law, including sexual rights belong to women personal rights. In recent years, sexual harassment in China gradually became a familiar concept of sexual harassment and related cases also occur from time to time. However, in dealing with this type of case, the court or the relevant agencies often face the dilemma lack of legal basis.The existence of“sexual harassment”is a fact indeed.However , what is“sexual harassment”? How to confirm it in terms of technique of law , how to crack down on and punish it effectively ?All these problems are puzzling judicial functionaries , and which need solving urgently whether in theory or in practice.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comparative law on sexual harassment legislation in several issues were discussed, the focus of the legal definition of sexual harassment in the last article on China's legislative and judicial harassment of some of the issues raised in the proposal.
 
Key words : Feminist; Sexual rights; sexual harassment; Legal definition; sexual norm
 
前  言
    女性主义-Feminism一词,最早出现在法国,意味着妇女解放,后传到英美,逐渐流行起来。五四时,传到中国,定为女权主义。在西方,最初是指追求男女平等,首先是争取选举权。20世纪20-30年代,西方国家的妇女,基本上都争取到平等的政治权利,但在社会生活与人们的观念中,仍与男子不平等。
   异性相吸本事件自然的事,但是如果违背他人的意志,对其做出与性有关的言语、要求或举动,并造成他人的损害,就构成了性骚扰。
    本文主要是从女性主义的角度阐述和分析“性骚扰”行为的,女权主义这其中有一个性别关系,性权利也包括在妇女权利之中,利用妇女权利和社会的联系来加以强调性骚扰现象给妇女和社会秩序的危害。通过分析我国和其他国家对性骚扰的界定和惩戒制度,提出各国优点,对于我国该借鉴的法律法规而加以分析。完善我国对性骚扰制度的规定,进一步对女性权利加以保护,让女性主义更加得以实现。
 
    女性主义的理论千头万绪,归根结底就是一句话:在全人类实现男女平等。综观女性主义的理论,有些激烈如火,有些平静如水,有些主张做决死抗争,有些认可退让妥协,但是所有的女性主义理论都有一个基本的前提,那就是:女性在全世界范围内是一个受压迫、受歧视的等级,即女性主义思想泰斗波伏瓦所说的“第二性”。女性的第二性地位是如此普遍,如此持久。在这样一个跨历史、跨文化的普遍存在的社会结构当中,女性在政治、经济、文化、思想、认知、观念、伦理等各个领域都处于与男性不平等的地位,即使在家庭这样的私人领域中,女性也处于与男性不平等的地位。男权制思想认为,这种男尊女卑的性别秩序不仅是普遍存在的,而且是不会改变的,因为它是自然形成的;而女性主义却认为,这一性别秩序既不是普遍存在的,也不是永不改变的,因为它并不是“自然形成”的,而是由社会和文化人为地建构起来的。在不同的年代和不同的文化当中,男性也受压迫,但是他们是由于属于某个阶级或阶层的成员而受压迫,而不是由于是男性而受压迫。女性则不同,除了因为属于某个阶级或阶层等原因之外,还仅仅因为身为女性而受压迫。由男性铸造的社会将女性视为低下的:她只能通过挑战和改变男性的高等地位的途径来改变自身的低下地位。历史上有许多向统治集团挑战的革命,但是只有女性主义是向男权制本身挑战的。[①]
    女性主义是跟女权主义、妇女解放运动相联系的。妇女解放运动到今天为止,大致可以分为两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很早,大概是19世纪末左右,是妇女解放运动的第一次浪潮,当时争论的一个焦点是要求性别包括男女之间的平等,也就是两性的平等,当时也要求公民权、政治权利,反对贵族特权,强调男女在智力上和能力上是没有区别的。最重要的一个目标是要争取政治权利,往往被称作“女权运动”。
    第二次妇女解放运动,一般地说,是从20世纪60年代-70年代开始的。人们认为,最早也是起源于美国。这次运动一直持续到80年代。其基调是要消除两性的差别。把两性的差别实际上看成是在两性关系中,女性附属于男性的基础。要求各个领域对公众开放,等等。波伏娃的《第二性》即产生于这一时期。第二次女权主义运动带来的另外一个结果,就是对于性别研究,女性主义的学术研究兴起。因此,也出现了形形色色的女性主义流派。长久以来,在社会上是一个以男权意识为中心的社会意识形态。所以人们在这种意识形态中形成的概念使得他们从男权的角度来描述这个世界,并且把这种描述混同于真理,就是说,这种描述是千真万确的,是天经地义的。他们对这些人们习以为常的一些概念提出了挑战。尽管流派众多,但基本点是争取两性平等,改变女性受歧视压迫的现状。
    女性主义有许多张面孔,为公众所熟悉的是上个世纪60、70年代作为一场轰轰烈烈的政治运动席卷欧美的女性主义,因此人们往往会将女性主义与诸如“个人的是政治的”、“姐妹情是强有力的”等激进口号联系在一起,并常常由女性主义联想到离婚、堕胎、性革命等词汇。然而女性主义并不仅仅反映了一种政治或者意识形态取向,同时也代表了一种文化和学术思潮。通过对社会结构和文化中的性别不对称现象进行重新追问,女性主义意识到性别所蕴含的权力关系与知识的构成基础之间的内在关联。于是学院派女性主义第一次将性别视角的批判意识引入了学术圈,他们主张性别的文化建构性和知识的社会建构性,并且相信借助于女性主义方法论可以完成对主流性别意识形态和主流知识框架的双重挑战。因此从更广阔的背景上说,女性主义是作为西方反主流文化中的一个分支出现的,它渗透在整个文化领域并以其独特的方法论意义开启了知识界前所未有的性别革命。
    (二)女性权利的保护
    社会的进步,法律的完善,女性权利保护的法律法规也日益渐多。《妇女儿童权益保护法》中对妇女的权益保护也逐渐广泛,条文也越来越细致,该法总则中也明确了不得侵害妇女的正当权益、不得歧视妇女。如《妇女儿童权益保护法》第二条规定:“妇女在政治的、经济的、文化的、社会的和家庭的生活等方面享有与男子平等的权利。国家保护妇女依法享有的特殊权益,逐步完善对妇女的社会保障制度。禁止歧视、虐待、残害妇女。”[②]在《妇女儿童权益保护法》中也分别对妇女的政治权利、文化教育权益、劳动权益、财产权益、人身权利、婚姻家庭权益制定了相关的法律法规,第二章对政治权利的保护和第三章对文化教育权益的保护也分别就是第一阶段的妇女解放运动和第二次的妇女解放运动的实现。在《妇女儿童权益保护法》中第六章对妇女的人身权利制定了特殊保护的相关规定,第三十三条规定:“国家保障妇女享有与男子平等的人身权利。”[③]除此之外,妇女人身权利保护有区别于民法中人身权利保护的规定,也体现了妇女在性别上所享有人身权利的特殊性,该法第三十七条:“禁止卖淫、嫖娼。 禁止组织、强迫、引诱、容留、介绍妇女卖淫或者雇用、容留妇女与他人进行猥亵活动。”[④]第四十二条:“女方按照计划生育的要求中止妊娠的,在手术后六个月内,男方不得提出离婚;女方提出离婚,或者人民法院认为确有必要受理男方离婚请求的,不在此限。”[⑤]都是体现了妇女在人身权利上所享有特殊法律保护,另外《妇女儿童权益保护法》第四十四条、第四十六条、第四十七条都是对妇女人身权利的特殊保护。
 
二、“性骚扰”的概述
    性骚扰这一用语最早在美国等西方国家流行,据《英汉妇女与法律词汇释义》解释,当一个人对女性提出不受欢迎的性需要,或想获取性方面的好处,或对其做出不受欢迎的性行径,并预期对方会感到受冒犯,侮辱或惊吓的话,他就已经构成了对女性的性骚扰,它是性歧视的一种形式。包括语言、身体接触以及暴露性器官等,也是性伤害的一种形式和性暴力延续的一部分。性骚扰在生理、心理和感情上都会给对方造成极大的伤害。
    “性骚扰”是在“骚扰”之后与“性”的价值理念结合而产生的。在传统社会,女性的主要活动领域局限于家庭,性没有进入公共领域。随着工业和信息文明使现代生活出现复杂的人际互动,越来越多的女性走上社会,拥有自己的职业,从而扩大了性别互动的场域,两性物质联系的纽带松弛了,加之医学技术尤其是避孕技术的发展使性行为与生育、性与爱相分离,这些都大大提高了性行为的发生率,性的触角越来越广。但与此同时,性价值的最高境界仍然是建立在隐私与亲密关系中的性,是以婚姻和生殖为目的性、爱性合一的性、一对一的性,那些没有爱情的性、破坏婚姻的性、进入公共领域的性、变态的性以及滥交的性则被排斥。这种“性”价值、“性”道德与“骚扰”的理念结合在一起,并随着女人主体力量的提升和立法的介入,便诞生了现代社会“性骚扰”的论述,从而使原本“骚扰”这个主要是公领域的问题和一向被视为隐私的“性”发生了交集,使得原本“骚扰”论述中无关性别的身体和人格,现在拥有了性别。一些原本可能互不相干或分属不同范畴与层次的言语、行为等等,都被归纳为同一个类别,并且有了统一的名字“性骚扰”。最早提出“性骚扰”一词的是美国康乃尔大学的教授林·法利和她的两个同事。1975年,康乃尔大学的一位物理学家的秘书卡米塔·伍德因无法忍受物理学家不断向她提出的性要求而辞职,引起了林·法利的关注。“法利在康乃尔大学教授的课程讨论的恰好是女雇员为躲避老板非分的性要求而不得不辞职的现象。法利和她的两个同事将这一现象称为‘性骚扰’。”[⑥]1979年,女权主义者、美国密歇根大学的法学教授凯瑟琳·A·麦金农发表了一篇题为《工作妇女的性骚扰》的论文。文章中,麦金农提出了一个全新的概念“交换骚扰” ,“交换”的意思是用发生性关系等作为获得某种东西的代价。同一时期,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先后受理了几例涉及工作场所性骚扰的诉讼,性骚扰由此成为法律问题被关注。之后,反对性骚扰很快在西方社会发展壮大,并借助经济“全球化”的趋势在世界范围内广泛传播,纳入很多国家的法律视野。
    国际劳工组织认为:性骚扰是任何形式的非本人愿意的带有性色彩的关注,包括“侮辱、评论、玩笑、暗示等以及对人衣着打扮、体形、年龄和家庭状况的不适当的品评等;有损人的尊严的故意讨好或家长式伤害人尊严的态度,无论伴随威胁与否;与性相关联的淫荡的表情或者姿势;无必要的身体接触,例如:抚摸、爱抚、拧捏或伤害等。”[⑦]
    香港《公务员性骚扰投诉指引》中这样定义:如果对各女性提出不受欢迎的性需要或获取性方面的好处的要求,或对女性做出其不受欢迎的涉及“性”的行径,并预期对方会感到冒犯、侮辱或惊吓,就是对女性做出性骚扰。我国 1999 年由上海辞书出版社出版的新版《辞海》,首次收入了“性骚扰”这一现象,其解释为:“性骚扰是 20 世纪 70 年代出现于美国的用语。指在不平等权力的背景条件下,社会地位较高者利用权力向社会地位较低者强行提出性要求 , 从而使后者感到不安的行为,是性别歧视的一种表现。很显然,要对性骚扰作一个严格的科学界定或法律说明是非常困难的,英国人和源于同一法律套路的香港,只是很谨慎地采取罗列事实的方式,来描述性骚扰的具体表征,应该说是一种很谦虚 , 也很实在的做法,因为形而上地界定性骚扰实在太难了,干脆形而下地展示,操作起来也较容易些。相反我国《辞海》中那种企图从等级关系中揭示性骚扰本质的做法、不仅生硬、也牵强。
    对于“性骚扰”的法律界定,分别从以下几个方面来看:
    1、从被骚扰者的主观状态看,性骚扰是违背其意愿、 冒犯性的、 不受欢迎的行为。这是不同文化判断性骚扰行为成立的通用标准,也是性骚扰的最本质特征,上述性骚扰定义均强调了这一构成要素。从被骚扰者的心理状态与外显行为看,由于性骚扰行为违背了被骚扰者的主观意愿,损害了其尊严,常常使其生不愉快、羞耻、焦虑、烦恼、恐惧、气愤等负面心理,有些情况下还可能进一步导致受害人其他人身利益、经济利益的损害。女人因为性骚扰而感到沮丧、痛苦、焦虑、羞窘等等是十分真实的。任何人都不应该低估或轻看这些经验,同时,这些经验也是我们抗拒任何压迫的道德基础,因此我们也绝不低估或轻看被性歧视时所感觉到的沮丧、痛苦、焦虑、羞窘。美国、澳大利亚等国以及我国台湾地区的性骚扰定义均以被骚扰者认为某行为“不受欢迎”或“受侵犯”为标准,这一方面因为被骚扰者的判断是区分性骚扰行为与两情相悦的友好或者是调情行为的关键之所在,是性骚扰行为最本质的特征;另一方面还因为性骚扰行为的复杂、多元使其具有不可枚举性,通过穷尽式列举明确其边界既不可能也不可取。
    2、从骚扰者的主观状态看,性骚扰是骚扰者为满足自身性生理、心理需求,具有主观过错的,违背被骚扰者意愿实施的行为。性骚扰行为人在主观上有过错,明知或有理由知道自己实施的性骚扰行为在该文化中具有侵害性,会使对方感到不满或愤怒等,不为对方所接受,却为满足自身的性需求而希望或放任这种结果的发生。当然,行为人实施性骚扰时的心理状态必然通过其具体行为体现出来,否则如果没有性骚扰的言行,不管行为人内心是否存在性骚扰的意图,均不构成性骚扰。性骚扰行为人的主观愿望不是表达一种像恋爱一样美好的情感,也不以建立正常的情爱关系为目的,而是为了寻求满足个人的性生理、心理需求,并肆意地认为这是“可以”的,这是性骚扰与恋爱中性爱表达的主要区别。澳大利亚《性别歧视法》规定“性骚扰与互相吸引或友谊无关”。
    3、从骚扰者的行为看,该行为是具有“性本质”,或者说具有“性色彩”的骚扰行为。首先,性骚扰是骚扰者实施的具有“性本质”的行为,骚扰者意图通过这种行为宣泄性冲动或者获得性满足。如何理解“性本质”呢。根据 1984年澳大利亚联邦《性别歧视法》 的有关规定,属于性本质的行为有三种: ①涉及个人性特点的行为;②涉及相同性别人群专有的特点的行为; ③ 涉及一般可归咎于相同性别人群的特点的行为。考察性骚扰的“性本质”特征应注意考察该行为发生的文化和环境背景,因为不同文化和社会对性骚扰的容忍度常常存在较大差异,如某些文化中,见面打招呼身体接触是正常行为,而在其他文化中可能被视为一种骚扰。
    在性骚扰问题上,女性主义最突出贡献就是将它的本质从一种生理解释转换成社会文化解释。性骚扰不是个别男人特殊的性欲或性心理所致,也不能简单地归于他们个人道德品行的低下,而是与整个社会的性别文化制度和意识形态的支持有关,本质上是一种男权文化中的性别歧视,是男人对女人的权力控制在性关系中的体现。因此“性骚扰也是性伤害的一种形式,是性暴力延续的一部分”。[⑧]
    性骚扰与父权制社会中的性别关系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在女性主义眼里,性别和性别关系都是社会文化建构的产物,男女两性在性别关系中扮演的角色也是社会文化规范所决定的,它基于西方文化中最基本的二分法:理性/情感、主体/客体、文化/自然、心智/肉体,等等。男性被认为与前者相关联,是公共领域和思想、理性的化身,女性被认为与后者相关联,是私人领域和身体、情感的化身。这样的角色安排体现在性关系形式上,就是男人的攻击和主动以及女人的顺从和被动。因此女性的身体化以及滥用成为性骚扰得以生存和宽容的文化基础。 但是性骚扰在本质上还不仅仅体现为一种两性之间的权力关系,它往往渗透着其它社会因素,比如阶级、地位、种族等等。尤其是工作场所的性骚扰,由于职业的性别分工是现今社会存在的一种普遍现象,男人通常在职场上处在更加重要的位置,如老板、雇佣者、导师、客户等,而女人通常处在附属性的、边缘化的位置上,如秘书、普通职员、弟子等,她们的收入、工作稳定性和事业前途往往操纵在别人手里,因此这种职业上的不安全感往往给有权者提供了性骚扰得以产生的更加便利的条件。如果男人不幸成为这种无权无势者,他们也有可能会遭遇到来自女老板的性骚扰。
    从这个意义上说,性骚扰的本质是一种基于各种复杂权力关系和偏见的性别歧视。中国进入市场经济转型期以后,社会结构内部发生了严重分化,或者用孙立平教授的说法,出现了严重的“社会断裂”,城市下岗失业群体、以及规模巨大的中国农民和农民工,被整个甩在了现代化进程中的社会结构之外,造成了社会不公平程度的加大。弱势群体所受到的文化和制度上的歧视,使他们在受到性伤害时得不到社会的支持,无力为自己讨回公道而更多地选择沉默或逃避,这也为性骚扰准备了极其适宜的生存土壤。另一方面,与市场经济相伴随的性别文化的变迁,也是一个不可忽视的因素。毛泽东时期那种以男人为模板的男女等同模式受到挑战以后,男女两性差异以空前的方式被强调,男人要求更象男子汉,女人要求更有女人味。在强调男性气质和女性气质差异的同时,传统性别文化中关于两性角色分工的规范开始复苏,并在市场的推动下重新走红,成为新的性别时尚。这种带有本质主义特征的性别意识形态与市场的需求一拍即合,于是男人很快被贴上了事业成功者的标签,女人被贴上了美丽和性感的标签,代表市场符号的广告本身就充满了性骚扰的意味。男人的成功最终要体现在拥有财富、权力和女人上,女人的梦想则是期待着为有权有势的成功男人所拥有,这样一种意识形态无疑宣称了性骚扰的文化合理性。
    在这样一种背景下,性骚扰导致一个对女性来说极为不利的后果:那就是无论你接受或拒绝来自男性的骚扰,结果都是你的错,不是太“放纵”,就是过于“呆板”。一旦性骚扰发生了,那么在较为传统从而视其为不光彩行为的人眼里,是女人的挑逗和不检点给男人传达了这样的信息,因而是自找的、说不定是她求之不得的,可以以身体换取更多的好处;而在那些较为现代从而对性骚扰视若无睹的人眼里,这只是工作场所中的“玩笑而已”,只是为了调节气氛、增加娱乐、或表达对异性的喜爱之情,甚至只是现代人际交往的一种方式,“不必假正经”。或者有时即使没有把握好分寸,那也不是什么大问题,因为这是一个“开放”的时代。因此遭遇性骚扰的女性不管她们的文化和处境有多么不同,往往做出非常惊人一致的无奈选择:就是矢口否认、保持沉默。这样做的目的一来是为了保全自己不丢失已有的工作上的地位或利益,避免使自己和家人陷入经济的困境;二来更是为了保全自己作为女人的道德声誉,使自己和家人免受舆论的压力和无希望的诉讼之苦。这反过来又助长了骚扰者更加肆无忌惮地继续他们的行为,而整个社会的性别文化与制度实际上成了骚扰者的帮凶。因此无论做出何种选择,性骚扰对于女性被害者来说其打击都是毁灭性的,因为她们除了承受物质和身体上的伤害外,还不得不蒙受社会强加给她们的心灵上、道德上的羞辱。性骚扰案的轰动效应也反映了不同群体对这一问题的不同态度和担心。
 
    目前我国法律并没有制定针对“性骚扰”的明文规定,至今为止,全国只有几起有关性骚扰的民事侵权案件对簿公堂。在中国没有任何法律条文所依据的情况下,这些勇敢的女性的挺身而出只是为了讨个说法,从而掀开了这冰山的一角。
    1. 我国现有法律关于“性骚扰”的规定
    我国的法律规范中虽然没有“性骚扰”的字样,但我国法律中仍可以找到有关禁止和反对性骚扰行为的条款与规定:如《 宪法》 规定,公民的人格尊严不受侵犯,禁止用任何方法对公民进行侮辱、诽谤。民法通则第二百零一条规定,公民、法人享有名誉权,公民的人格尊严受法律保护,禁止用侮辱、诽谤等方式损害公民、法人的名誉。公民有权要求停止侵害,恢复名誉,消除影响,赔礼道歉,并可以要求赔偿损失。治安管理处罚条例规定,“侮辱妇女或者进行其他流氓活动”的为扰乱公共秩序的行为。刑法第二百三十七条规定:“以暴力、胁迫或其他方法强制猥亵妇女或者侮辱妇女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聚众或者在公共场所当众犯前款罪的, 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妇女权益保障法第三十九条规定,“妇女的名誉权和人格尊严受法律保护。禁止用侮辱、诽谤、 宣扬隐私等方式损害妇女的名誉和人格”。
    2. 我国现有“性骚扰”规定的不足
    我国现有对性骚扰规定的不足:
    第一、没有明确把性骚扰行为作为法律调控的对象。
    性骚扰在我国还不是一个严格的法律概念,在任何一部法律中都找不到“ 性骚扰” 这个名词。无论是原告、律师还是法院都会发现, 他们在引用上述法律法规证明自己观点的时候,原则性太强,可操作性很差。 在性骚扰问题上, 法院找不到具体的法律条文保护妇女的合法权益。
    第二、法律规定不周延。
    法律完整性和周延性的一个主要体现应该是,随着同一类行为危害他人、 危害社会程度的增加, 法律对它的评价和处罚应该越来越严厉。通常的渐进式为: 道德谴责、民事处罚、行政处罚、刑事处罚。但是,我国关于性骚扰的法律规定中,这个链条是不完整的。比如对性骚扰行为的民事处罚具有不确定性,对其的行政处罚是空白点,对其的刑事处罚构成要件水平要求太高等等。
    第三、没有系统的证据规则。
    取证难是困扰性骚扰问题的主要原因。“ 性骚扰” 本身是一种敏感而隐秘的问题,通常发生在很私人的场所,有时还是突发的,因此从诉讼的角度讲, “性骚扰”案很难取到确凿的证据,即使性骚扰受害者能偷偷录音录像,但是在刑事诉讼中,这种证据也会因为取证程序不合法而无法被法院认定。
法官誓词
-->>--
  我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官,坚决拥 护宪法,永远忠于法律,恪尽职守,秉公办案,清正廉洁,公正司法,为维护社会正义、捍卫法律尊严而奋斗。
机构设置
-->>—
  机构设置:办公室、政工科、研究室、监察室、立案庭……
办公室:主任 吴 蕊
政工科:科长 陶继升
研究室:主任 谭 丽
监察室:主任 何文华
文章搜索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06-2010 Powered by 景德镇昌江区法院.
景德镇在线网站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