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论研究

转化型抢劫之浅析

2011/8/13 11:24:32 本站原创 佚名 【字体:
    [案情]:
    2008年5月31日下午,被告人李某利用在红光公司工作的便利,将该公司一根约1.6米的“工”字型钢梁(经估价为82元人民币)放在该公司的围墙内边,晚上 20时许被告人李某与妻子路过红光公司,想起白天放在围墙内的“工”字型钢梁,于是下车,来公司围墙外,伸手至墙洞里把“工”字型钢梁从里面拿出来盗走。当其行至隔壁的清华公司围墙外时,被正去上班的清华公司保安张某(本案被害人)发现,被害人张某误认为偷的是清华公司的钢梁,于是拦住被告人李某并表明自己保安身份(没有说是哪个公司的保安),要求被告人李某将“工“字型钢梁放下。被告人李某在红光公司上班,知道红光公司没有保安,于是上前揪住被害人张某的衣领,并叫他妻子把“工”字型钢梁拿回家。双方推搡着来到清华公司对面的小餐馆时,被告人李某趁机掐住被害人张某的脖子将其摁倒在地,后被餐馆的人拉开。经鉴定,被害人张某所受伤为轻微伤乙级。
    [分岐]:
    第一种意见认为:被告人李某在实施盗窃行为后被被害人张某及时发现,为了抗拒抓捕、窝藏赃物,当场使用暴力,导致他人受轻微伤的后果,其行为构成抢劫罪。
    第二种意见认为:被告人李某的行为不构成转化型抢劫罪,理由是1、盗窃数额未达到法定数额;2、抗拒抓捕时已离开盗窃现场;3、被告人虽然使用暴力,但主观上不是为了抗拒抓、窝藏赃物而使用暴力。
    [评析]:
    本案是否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九条之规定,应从以下几个方面予以考虑:
    第一、犯罪客体,转化型抢劫罪的前提条件是行为人犯“盗窃、诈骗、抢夺罪”,行为人不仅实施了盗窃、诈骗、抢夺行为,而且已构成犯罪。虽然本案被告人李某所盗财物经鉴定价为82元人民币,但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抢劫、抢夺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第五条第三项之规定,且因其暴力行为致使本案受害人身体遭受伤害。
    第二、犯罪客观方面,必须具有“当场使用暴力或者以暴力相威胁”的行为。这里所谓的“当场”,不仅指实施盗窃等犯罪的现场,而且也包括以犯罪现场为中心与犯罪分子活动有关的一定空间范围,只要犯罪分子尚未摆脱监视者所能及的范围,都属于“当场”;如果犯罪分子在逃离现场时被人发现,在受到追捕或者围堵的情况下使用暴力的,也应视为当场使用暴力;如果犯罪分子作案时没有被及时发现,而是在其他时间、地点被发现,在抓捕过程中行凶拒捕或者在事后为掩盖罪行杀人灭口的,不适用本条规定,应依其行为所触犯的罪名定罪。所谓“使用暴力或者以暴力相威胁”,是指犯罪分子对抓捕的人故意实施撞击、殴打、伤害等危及人体健康和生命安全的行为或者以立即实施这些行为相威胁。而本案被告人李某是在逃离作案现场时仅在隔壁公司就被被害人张某及时发现,应当认定“当场”使用暴力。
    第三、犯罪主观方面,必须具有“窝藏赃物、抗拒抓捕或者毁灭罪证”的目的。所谓“窝藏赃物”,是指转移、隐匿盗窃、诈骗、抢夺所得到的公私财物的行为。所谓“抗拒抓捕”,是指犯罪分子抗拒司法机关依法对其采取拘  留、逮捕等强制措施,以及在犯罪时或者犯罪后被及时发现,抗拒群众将其扭送到司法机关的行为。所谓“毁灭罪证”,是指犯罪分子为逃避罪责,湮灭作案现场遗留的痕迹、物品以及销毁可以证明其罪行的各种证据。本案中受害人张某发现李某之时,被害人张某立即表明自己保安身份。尽管李某知道红光公司没有保安,而张某又以为偷的是清华公司的财物,但这并不影响李某主观上所要达到的目的,既为了不让所盗之物“流产”而对被害人施以暴力,也既为了窝藏赃物、抗拒抓捕,从而使用暴力,以达到自己所追求的目的,其主观上对后行为及其后果的主观心理与前行为保持一致。
    综上所述,笔者同意第一种意见,被告人李某的行为构成转化型抢劫罪。
法官誓词
-->>--
  我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官,坚决拥 护宪法,永远忠于法律,恪尽职守,秉公办案,清正廉洁,公正司法,为维护社会正义、捍卫法律尊严而奋斗。
机构设置
-->>—
  机构设置:办公室、政工科、研究室、监察室、立案庭……
办公室:主任 吴 蕊
政工科:科长 陶继升
研究室:主任 谭 丽
监察室:主任 何文华
文章搜索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06-2010 Powered by 景德镇昌江区法院.
景德镇在线网站技术支持